推动更深层次改革和更高水平开放 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娜2020-09-15 11:52:19
浏览

  7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战略思想。在8月24日召开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9月1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阐述了这一战略思想。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不仅是为了应对世界形势的深刻变化及其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影响,而且深刻反映了我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内在要求和发展趋势。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是一种主动作为,不是被动的权宜之计,既不意味着对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否定和我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的逆转,更不是要走向闭关锁国,而是要推动更深层次改革和更高水平开放的良性互动,实现高质量发展,并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世界经济形势与中国经济发展格局的变化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抓住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经济全球化浪潮的历史机遇,实行对外开放,创造了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奇迹。四十多年实践证明,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相互促进,是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重要动力之源。同时应看到,任何一个国家对外开放与否以及如何对外开放,不仅取决于本国的发展意愿和资源禀赋,而且取决于世界总体形势特别是经济形势。

 

  1973年石油危机之后,西方发达国家深陷滞胀泥潭。为摆脱困局,上世纪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率先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推动贸易、金融和投资自由化迅速发展,世界迎来新一轮经济全球化高潮。由于中国与发达国家经济存在很强的互补性,中国的对外开放既满足了自身吸收国外资本、学习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需要,也满足了发达国家扩大对外投资从而扩大市场、提高利润率的需要。随着对外开放不断扩大,中国逐渐成为世界工厂,并形成了“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出口导向型发展格局,特别是加入WTO后,中国GDP更加快速增长,贸易依存度不断提高。但同时,资源消耗和生态环境压力也日益严重,出口导向型发展模式的局限性日益凸显。随着条件的变化,我国发展格局也做出相应的变化和调整。

  我国发展格局的变化,首先是由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性质及其发展趋势决定的。上世纪80年代以来流行的新自由主义,虽然催生了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浪潮,给发达国家和世界经济带来短期繁荣,但也埋下了金融危机甚至经济危机的种子。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产业资本基于利润最大化目标,除核心设计和制造环节继续保留在国内,将中低端制造环节大量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由此形成了新的国际分工格局,即产品内的国际分工,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世界产业链和供应链。由于充分利用了发展中国家的低成本资源和劳动力以及更广阔的世界市场,发达国家的产业垄断资本获得了比以往高得多的利润率。在伴随经济全球化浪潮兴起的信息技术革命浪潮中,美国高科技公司迅速崛起,利用垄断性技术优势在全球市场获得高额垄断利润。由于美国金融管制的放松,以华尔街为标志的美国金融垄断资本利用美元的世界货币优势,获得了快速发展和巨大收益,并吸引规模巨大的产业资本转化为金融投机资本,产业资本也越来越依赖金融部门维持利润率。于是,美国出现了产业空心化现象和金融化趋势,为金融危机的爆发埋下了伏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对世界总体形势特别是发达国家的经济政治社会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最终催生了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单边主义甚至孤立主义的泛起,使新一轮经济全球化遭遇重大挫折,世界发展格局陷入深度调整。

  2008年以来种种迹象表明,世界总体形势已经并还在发生重大变化。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蔓延,对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造成严重冲击,在这种背景下,各主要经济体更加倾向于强化各自的内部经济循环,进一步加剧了世界经济发展格局的深度调整,从而使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和条件发生重大变化。这是中国更加明确提出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战略的重要客观依据,也是立足做好自己的事情,以更加自主可控的确定性应对和战胜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不稳定性从而实现既定发展目标的明智之策。

  新发展格局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趋势

  只有把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放到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整体进程和系统逻辑中去理解,才能准确把握这一战略的精髓。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国经济已经在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转变,经常项目顺差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由2007年的9.9%降至现在的不到1%,国内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有7个年份超过100%。未来一个时期,国内市场主导国民经济循环特征会更加明显,经济增长的内需潜力会不断释放。”这就是说,新发展格局是2008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客观事实和内在趋势,由于疫情使中国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和条件具有更多更突出的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同时由于中国经济已具有新的重大阶段性特征,从而需要更加明确地提出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发展面临极其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从外部看,世界经济在调整变革中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趋势,主要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持续蔓延,西方国家结束黄金增长期,世界经济进入深度调整期,国际贸易低迷,金融市场跌宕起伏,保护主义明显抬头。从内部看,经过长期建设和发展,我国物质基础雄厚、人力资源丰富、市场规模庞大、市场空间广阔、发展潜力和韧劲充足,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新产业新业态不断涌现,新的增长动力正在孕育形成,经济继续呈现长期向好的基本面。同时,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发展质量和效益需要进一步提高。正是根据我国发展面临的新形势新变化新特征新要求,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重大判断,形成了以新发展理念为主要内容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指导了新时代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值得注意的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深度和范围,提升对外开放质量,构建新型开放型经济体制,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以贯之的政策和目标,并取得了重大进展。也就是说,即使面对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等经济全球化逆流,中国也从来就没有动摇更没有放弃对外开放基本国策。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国内大循环特征更加明显,经济自主性和发展质量显著提升。如今,中国不仅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而且也是一个经济大国,并逐步迈向经济强国。所谓经济大国,不仅指经济增长总规模,而且指具有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和产业体系。从经济增长总规模来说,2019年中国GDP总量继续稳居世界第二,按美元计算约占美国GDP总量的67%,中美经济总规模的差距进一步缩小。从国民经济体系和产业体系来看,我国形成了独立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巨大的经济规模和国内市场、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是保障国家经济自主性和实现国内大循环的坚实基础。更重要的,中国经济发展具有显著的制度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成熟定型,经济发展活力不断提升。此外,随着改革的逐步深入进一步形成了多方面优势:科技体制改革取得新的突破,科技创新能力不断增强,在许多高新前沿科技领域已取得世界领先地位;创新日益成为驱动发展的第一动力,制造业的高新技术含量不断增强,在世界产业链和价值链中的地位不断提升,国际竞争力日益强大;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广泛应用于社会生产生活各个领域,社会信息化水平位居世界前列;对外贸易结构持续改善,进口规模不断扩大,贸易顺差有所回落并保持稳定;教育事业获得长足发展,人力资源依然丰富,劳动力质量不断提高;居民收入稳步提高,中等收入群体达到4亿人,拥有超大规模消费潜力和市场;即将彻底消灭绝对贫困,基本公共服务和均等化水平不断提高,发展的公平性更加彰显;生态文明建设大力推进,生态资源环境保护取得前所未有的进展,人民的获得感显著增强。这表明:中国经济内部发展动能和潜力巨大,已具备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基本特征,有基础、有条件、有能力进一步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

  深刻认识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的重大意义

  我们既要看到中国经济已存在新发展格局的客观事实,更要认识到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的重大意义,全面把握这一战略的实践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