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贫困户的脱贫账本:资料袋记录下精准脱贫全过程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娜2020-10-16 06:01:27
浏览

  资料袋记录下精准脱贫全过程 一个贫困户的脱贫账本(深度观察)

一个贫困户的脱贫账本:资料袋记录下精准脱贫全过程

图①:郭玉发牵着牛儿驴儿回家。

  刘 坤摄

  图②:郭玉发、李三女夫妇掰下玉米棒子,查看玉米成熟度。

  刘 坤摄

  图③:郭玉发的贫困户资料袋。

  刘 坤摄

  图④:产业指导员李澍(左一)上门为郭玉发提供秋收秋种指导。

  钟真君摄

  一个贫困户干活有多拼?

  这是内蒙古兴和县城关镇二十三号村贫困户郭玉发的普通一天:凌晨4点半就起床喂牛喂驴,吃过早饭,天一亮就出门把牛、驴放到河滩地,自己去收割玉米,午饭后接着收割,天黑后才牵着牛儿驴儿回家,晚饭后还要准备第二天的饲料。

  日复一日的终年劳作,让57岁的郭玉发身材精瘦、脸色黝黑。因为家里穷,他42岁才结婚。妻子李三女接连两场大病,欠下了20万元的债务。郭玉发本以为贫困就会这样伴他一生。

  “要不是党的政策好,我再苦干,日子也没指望。”精准扶贫彻底改变了郭玉发的人生轨迹:短短几年,他从贫困户一跃成了村里的脱贫致富带头人。

  郭玉发是如何实现脱贫致富的?记者打开他家的贫困户资料袋,听他算算帮扶账,讲讲账本背后的脱贫故事。

  健康扶贫减负担——

  住院报销90%,吃药一年补贴4000元,医药费支出减了一多半,日子一下有了奔头

  打开郭玉发家的扶贫手册第一页,致贫原因很清楚——因病。

  2012年2月,李三女突发脑梗,在兴和县蒙中医院住院治疗了42天,6万多元的花费,把攒了7年准备盖新房的积蓄全部掏空。

  祸不单行。同年10月,李三女又因心脏病住进了乌兰察布市中心医院,总共花费23万多元。郭玉发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最后的6万多元,是村里人你五百我一千凑出来的。在医院陪床的日子里,为了省钱,郭玉发每天只吃一顿饭。

  接连两场大病,让郭玉发家深陷贫困。“真是病不起啊!我出院回来,家里连买包盐的钱都拿不出来了。”回想当时,李三女的眼角泛起了泪花。

  手术后,李三女每年还需要住两次院,治疗脑梗后遗症,平时还要长期吃药,新农合报销后,一年还要支出一万三四千元。

  尽管郭玉发每天从早忙到晚,每年的收入,除了给妻子看病吃药,所剩无几,这让他看不到生活的希望:“这个无底洞,啥时能填平啊?”

  2015年底,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吹响了脱贫攻坚的冲锋号,郭玉发家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但郭玉发还是消沉在生活的无望里:帮扶干部来动员他改造危房,被他直接给怼了回去:有地方住就行了,盖房子还得自己掏钱,我拿什么给老婆看病?

  健康扶贫政策让郭玉发有了盼头。2016年李三女住院治疗脑梗后遗症,以往一次自己要掏4000多元,这次只掏了800多元。

  “敢情这精准扶贫政策管大用啊!”郭玉发一下感到肩头的担子轻了不少,日子有了奔头。

  “党和政府的政策真是太好了!看病花销一下子少了很多,有病再也不用拖了。”李三女从资料袋掏出一小沓住院报销结算单,抽出一张给记者看:今年3月,她在乌兰察布市中心医院做了胆囊炎手术,总共花费16143元,自己只掏了10%。

  吃药负担也轻了不少。“心率正常、血压正常,平时还是要按时吃药,好好休息。”前来随诊的村医郭佃永摘下听诊器叮嘱道。李三女是他负责的二十三号村26名慢性病病人之一,每个月他都会给李三女送药上门:1盒稳心颗粒、5瓶华法林钠片和3盒精芪双参胶囊。

  “以往这些药一年得花万把块,现在政府补贴4000元,加上住院报销,一年看病吃药的负担减轻了一多半。”李三女算起了账。

  “送药上门省钱还省工夫。华法林钠片这个药县里买不到,以前我每次都得坐1个多小时客车上市里买,耽误了不少农活。”郭玉发在一旁补充道。

  “健康扶贫大大减轻了贫困群众看病吃药的负担,堵住了因病致贫的‘窟窿’。”兴和县医保局副局长刘晓辉介绍,全县因病致贫率超过50%,目前贫困户住院看病能报销90%,家庭医生签约和慢病送医送药都实现了全覆盖。

  产业扶贫增收入——

  “点餐式”帮扶拔穷根,种地养殖不惜力,科学养牛成了土专家

  健康扶贫“捂紧”了钱袋子,要过上好日子,还得鼓起钱袋子。

  2017年,时任村支书王崇礼找到郭玉发:政府搞“点餐式”产业扶贫,你想干点什么,政府给补贴。郭玉发一合计,“种地养殖我都在行,那就养头驴,多管亲戚要点地种吧!”

  “‘点餐式’产业扶贫真正做到了精准施策。”兴和县委副书记李献介绍,市里围绕当地的马铃薯、杂粮、牛羊等特色主导产业,制定了支持贫困户发展的产业补贴目录,贫困户自主确定适合自己的产业项目。截至去年底,兴和县累计投入点餐式产业扶贫项目资金8.64亿元,覆盖9864个贫困人口。

  买驴得到补贴5500元,种植补贴了1000元,真金白银的扶持政策,激发了郭玉发的干劲。为了搞好养殖种好地,郭玉发付出了超常的努力。妻子干不了重活,他一人承担了所有的农活,为了让牛吃得好多长肉,他夜里起来还要喂两次,“别人一般夜里都只喂一次,我寻思多下点辛苦总没错!”

  在郭玉发的精心照料下,2018年3月,他卖了一头驴驹、一头牛犊,挣了1万多元。这把两口子高兴坏了,奔富的心劲更高了。不久,产业扶贫补贴6600元,自筹1400元,郭玉发又买进了一头牛。

  养殖是个技术活,产业指导员李澍接连几次叫郭玉发去参加培训,他都找借口不去,“我又不是没养过,浪费这时间干啥?”

  然而,新牛买来一个月,开始出现咳嗽发烧症状,等郭玉发找来兽医,为时已晚。

  “一头壮牛说没就没了!”郭玉发茶饭不思,后悔不已。“看来,养殖不能光凭经验、靠下笨苦,还得讲科学。”痛定思痛,他主动找到李澍,要求参加培训。

  之后,乡里村里举办培训,即使再忙,郭玉发也一场不落。他非常注重学以致用:圈舍经常打扫,保持干燥,定期消毒;把院子前面的空地改造成牛驴活动场所;等牛犊一产下,给母牛熬半个月的小米粥喝……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他都会赶紧找兽医吴志国求助。

  兴和县农牧科技局扶贫办主任赵华介绍,为帮助贫困户产业脱贫,县里构建了“专家组+产业指导员+贫困户”的扶贫产业技术指导体系。322名产业指导员深入一线,上门宣讲政策,指导贫困户选择产业,开展技术指导。微信群里,专家随时解答贫困户的技术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