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高原,绿意盎然!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娜2020-10-17 15:44:41
浏览

  日出东方,晨光如画。

  陕北清晨的薄雾中,宝塔山正迎着和煦的朝阳,熠熠生辉。

  沃野千里的关中平原舒展画卷,在秦岭与渭河间清晰起来。

  浓绿的秦巴山区,一滴滴“南水”汇聚成河,润泽京津。  

  8月的三秦大地,暑去微凉、朝霞如火、绚丽多姿,伴随着年中最美的时节,一条通往美好生活的康庄大道徐徐铺开。

  老区遍种“幸福果”

  车行陕北,黄土高原的山峁之间,绿色竟是主色调!

  难以想象,20年前,这里是另一番景象:沟壑纵横,秃岭荒山,漫天风沙……

  “对照过去我认不出了你,母亲延安换新衣。”诗人贺敬之在《回延安》中写下的美好诗句,变成了现实。

  自1999年起,延安吹响绿色冲锋号,开展大规模退耕还林。走过20年的生态环保路,延安森林覆盖率由33.5%增加到52.5%,植被覆盖度由46%提高到81.3%,陕西绿色版图向北推移400公里。

  山变绿了,沙尘天气不再来了。延安各地的苹果产业也发展起来了,绿色的山峁,红色的苹果,革命老区群众的钱袋子鼓了起来。

  在延安种苹果,要从洛川县阿寺村李新安说起。

  1947年,28岁的李新安用毛驴从河南驼回苹果树,在6亩7分地上建起了洛川县第一块果园。

  “乡亲们不接受,他们笑我父亲拿回来的是‘干柴棒’。”“陕北苹果之父”李新安的儿子李蛇喜,讲起了那一段历史。认准的事情就要做好,让乡亲们尝到甜头自然就能认可。1951年,在李新安的精心管护下,他的苹果园挂了果。“为了大范围推广苹果种植,他入乡串户叫卖。”在李新安的努力宣传和推动下,村民们逐渐开始了苹果种植,1951年至1955年,洛川全县苹果园发展到近百亩。

  时至今日,洛川苹果种植总面积达到53万亩,农民人均种植3.3亩,居全国之首;苹果总产量93万吨,果农人均可支配收入13249元。2019年底,洛川县农业产值为36.65亿元,其中苹果产值33.91亿元,占农业产值的92.5%。阿寺村也成了集苹果观光、旅游、采摘为一体的“中国苹果第一村”。

  苹果种得好,更得卖得好,那才是真的好!让好苹果卖上好价格,让果农的收入与付出相匹配,这个产业才真正有希望。习张喜是陕西顶端果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顶端果业”)总经理,一直从事苹果种植和生产。“我们通过标准化生产、数据监测以及全产业链的物联网可追溯系统,全面提升了苹果产业的附加值。”习张喜说。

  在顶端果业的生产车间里,一个个苹果通过选果线,经过测外观、测糖酸比、测霉心等环节的智能筛选,“淘汰”不符合标准的苹果,然后按照不同规格和需求,分流到各个渠道进行包装和对外销售。

  不仅如此,顶端果业还在繁华的机场、高铁站、商圈附近设立专门的无人贩售机,将苹果按个卖给有需求的消费者,让消费者第一时间能吃到现代物流送来的好苹果。

  随着新技术、新方法的逐步应用,小苹果的未来可期。洛川,用“小苹果”这把“金钥匙”,开启了果农增收、产业富农、脱贫奔小康的的大门。

  秦岭捧上“生态饭”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

  “九山半水半分田”——商洛市柞水县,位于秦岭南麓,曾经是全省11个深度贫困县之一。

  如今,依托秦岭的生态环境优势,柞水县不断探索生态扶贫与林业发展相结合的新模式,走出了一条“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的致富路,村民吃上了“生态饭”。

  肖青松曾经是柞水县营盘镇金米村的一个贫困户,小小的木耳让他一年的收入翻了几番。

  “现在政策这么好,大棚有人给你建,菌包有人给你借,木耳有人给你浇,技术有人指导。这个事儿能干!”如今,尝到了发展木耳产业甜头的老肖,已经成为村里的致富带头人,今年他帮助了3个贫困户种植木耳,带动他们增收。

  近年来,金米村通过发展木耳、中药材、旅游等产业实现了整村脱贫。今年4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金米村考察时为柞水木耳点赞,更是让金米村又着实火了一把,越来越多的知名企业、农业专家和游客开始关注这个小村庄。

  据包村干部吴正超介绍,村上按照全县“一主两优”产业发展思路,在大力发展木耳产业的同时,结合村情实际,发展中药材和林下经济,截止到2019年底,村民年均收入已达到9657元。“以后我们发展重点就是乡村游和休闲农业,通过发展这些经济效益更高的产业,为群众带来更好的收入。”

  在营盘镇朱家湾村,柳太清靠经营农家乐,实现了脱贫致富。

  朱家湾村位于牛背梁景区脚下,2015年,村集体通过市场化运作,引入社会资本,将原来的“空心村”整体打造成特色民宿村落,同时保留了村子的古风古貌。当年,村子入选了“中国最美休闲乡村”。

  感受到村上的变化,柳太清动了开农家乐的心思。

  “院子是2016年建的,政府帮着申请的贴息贷款,去年还给我的小院搭建了一个木制凉亭。”柳太清说,扶贫干部是实实在在地做实事儿,帮助他们致富。如今,他经营的农家乐一年能挣5万多元,租出去的老房子,每年还能收1万元的租金。

  背靠着牛背梁景区的“好山好水好风光”,通过发展乡村旅游,朱家湾村不仅走上了生态脱贫的致富路,更走上了一条乡村振兴的小康路。

  终南山寨,位于朱家湾村一组西沟峡区域,传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概念,在这里被赋予了新的内涵。借山、靠水,搭旅游车、吃生态饭。

  在秦岭老屋民俗区,秦岭南坡固有的民居、商铺、馆驿、石寨等被修善复原,真实还原了一个古朴、厚重的秦岭村寨。

  佬林客栈首创“景民合一”的景区经营管理模式,把安置房建在了景区,使得家家办起民宿客栈,让民俗与景区文化互融。

  峡谷乐园在自然保护与均衡利用的前提下,打造亦学亦游的户外运动主题乐园,异地安置的村民可以就地就业。

  行走在终南山寨的民宿街,一排排小洋楼错落有致,安仁堂、义寿堂、梅华堂……这些都是以村民名字命名的民宿客栈。

  “当时我们想了好多有禅意的名字,老百姓就不喜欢。想了半天,没有人说自己名字不好听,用自己名字命名行不行?老百姓说,行!”终南山寨景区营销总监霍国博介绍,景区规划建设过程中,首先把光照最好的阳坡用来安置村民。同时,每平米补贴1000元,群众每平米只掏860块钱就可以搬进新家,目的就是要带动群众。

  贫困户殷远华也住进了景区的小洋楼,开起了客栈,一家人住在一层,上面几层是客房,每个客房都有独立卫生间,顶层还有一个观景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