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评价“指挥棒”全面转向 专家解答热点问题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娜2020-10-18 05:38:30
浏览

  教育评价“指挥棒”全面转向,你关心的问题专家答

  编者按

  教育评价事关教育发展方向,有什么样的评价指挥棒,就有什么样的办学导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强调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坚决克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

  不以分数论英雄,“好学生”的标准是什么?不再用升学率给学校“压担子”,学校怎么评价?“破五唯”后,教师学术水平如何评判?师德师风如何常态化监管?中高考改革将随之发生哪些“质”的改变?劳动教育又该如何融入教育全过程?……当评价“指挥棒”全面转向,家长、老师、校长、学生都有不少困惑。针对上述公众热议、关心的问题,本报约请教育领域权威专家给予解答,以期为学校、教师、学生厘清一条科学、专业的发展路径。  

  问答嘉宾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钟秉林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张志勇

  中共上海市教育卫生工作委员会书记 沈炜

  更关注教育公平、更尊重学生选择权、更以学生为本——

  不以分数论英雄,中高考将有这些“质”的改变

  学生问:评价改革方案公布后,要求改变用分数给学生贴标签的做法。不以分数论英雄之后,“好学生”的标准改变了吗?未来想当一个“好学生”要做到哪些方面?

  钟秉林:评价改革方案扭转过去唯分数、唯升学的应试教育倾向,尊重人才成长规律,以学生为本。

  评价标准强调学生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突出整体性。首先对于学校、对于教师的评价标准不唯清华北大升学人数,不唯“一本”考取率;那么,学生作为教育对象,自然也不以分数论英雄,更加强调学生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当然,这是一项系统性很强的工程,观念的转变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教师问:评价改革方案要求构建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考试内容体系,未来的中高考改革将随之发生哪些“质”的改变?

  钟秉林:考试招生制度的改革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它指向人才选拔的标准或者是对学生的评价标准,因此,最终又归结到教育评价体系改革上,是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

  以2014年以来启动的高考综合改革为例,改革的目标首先是促进公平,特别是入学机会公平,当前我国优质高等教育资源还是比较稀缺的。这也反映了我们国家教育领域的主要矛盾从“上大学难”转变为“上好大学难”。2019年,我国的高考毛入学率已经达到了51.6%,按照国际通行标准,这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从大众化迈入普及化阶段。因此,当前的高考改革和过去不同,它的目标之一是促进优质教育资源的分配。其次是科学选才,通过科学的方式和手段,把有接受高等教育意愿的学生选拔出来,送入适合的高校深造。这个改变很大,精英教育阶段只需要通过统考把“尖子生”挑出来送入大学深造。高考改革的第三个目的是促进学生健康发展,引导中小学校克服过去应试化的价值取向,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我们通过招生计划分配来解决入学机会公平的问题,比如对于贫困地区农村考生招生的专项计划,单独划线单独录取;增加人口大省和西部省份的招生计划,缩小与全国平均高考录取率的差距等。

  考试方式改革在探索之中,高职高专和本科招生进行分类考试,用两张不同的试卷衡量不同的人才。有的高职院校采取注册入学,根据高中学业成绩,再通过“职业性向测试”判断学生适合哪个专业。

  考试内容也要发生变革,要“小步走,不停步”,不能“翻烧饼”,今年这样明年那样,学生和教师都受不了。每年都有一点变化,累计五年八年,将有可观的效果。文理不分科就是重要的改革方向。

  考试科目也在进行调整,目前高考综合改革除了统考语数外三科之外,还加上学业水平考试的选择性科目,有的省份是“3+3”,语数外三科之外,学生从学业水平考试科目自选3门作为选择性考试科目,上海是“6选3”,浙江是“7选3”,这个组合就多了,“6选3”有20种组合,“7选3”有35种组合。河北等第三批改革的8个省份根据前面的试点经验进行“3+1+2”科目组合的尝试,除了语数外必考之外,物理和历史2门科目中选择1门作为首选科目,化学、生物、地理、政治4门科目中选择2门作为再选科目,有12种选择。这些改革充分尊重了学生的选择权。

  家长问:评价改革方案要求把德育记入综合素质评价,虽然政策好,但是会不会拉不开区分度,大家都一样,最后还要看分数呢?

  钟秉林:确实有些家长有这样的担心。解决这个问题要注意几点,综合素质评价首先要“可信”,真实可靠,不能有水分,更不能弄虚作假;其次要“可比”,要用事实、数据、证据说话,反映一个个活生生的学生的发展状况,不能千篇一律,套话空话;三是要“使用”,高校要合理使用综合素质评价结果,与高考录取是“硬挂钩”还是“软挂钩”,在录取过程的哪一个阶段使用,都要去探索。比如一些高校在今年“强基计划”的招生中就将综合素质评价结果作为录取的重要参考;有些试点省份还探索“三位一体”“631”等综合评价招生,高考统考成绩占六成,高校自主测试占三成,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和综合素质评价占一成。总之,要积极探索“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招生录取方式改革。

  说到“德育”的评价,要结合不同学段、不同年龄的特点循序渐进来进行,小学到中学、大学的德育要一体化设计和实施。我认为,评价学生的品德是可以具体化的,比如孩子参加公益活动和社会实践活动的表现,考查学生是否具有集体主义精神等,要注重学生健全学生人格的养成和社会责任感的养成。具有家国情怀和社会责任感,才能更好地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

  开齐开足开好国家课程、促进学生创造性发展、体现效能感和满意度——

  不用升学率给学校“压担子”后

  好的中小学要用这些“标尺”量

  学生问:每隔一段时间网络上就会出现对师德师风问题的报道,当此类现象广为人知的时候,往往已经产生严重后果。师德师风如何常态化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