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四射的一朵军花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娜2020-11-20 10:29:24
浏览

  光芒四射的一朵军花(报告文学)

  ——她从黄继光身边走来

  【中国故事】

  屋里很暗,她却光芒四射。  

  她是黄继光的战友,她是用火焰做成的战士,她是用钢铁做成的女人,她是用奇迹做成的故事。不过,在她被武汉一家银行和警察“扣押劝告”了数小时之前,几乎没谁知道她。时光翻篇儿太快,遥远的历史已经远去,都市之夜正华灯齐放。半个多世纪前的一摞获奖证书褪色发皱了,登过她的事迹的报纸早就发黄并搬进历史档案库了,早年获得的几项国家专利,不知今日高度现代化的空降部队还用不用了,所有熟悉她的老战友所剩无几了。她悄悄退居在武汉一个偏远的小角落里,默默忙着自己的事情。偶尔出门,老伴总是和她十指相扣,像领着孩子。

  她毕生节俭,只为一次奢侈

  2018年3月的一天,黑龙江木兰县委副书记徐向峰的手机响了,是陌生人——一位老兵金长福,抗美援朝时与英雄黄继光一个部队,这让徐向峰肃然起敬。金长福说,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你的电话,我想说的是,解放战争初期,你们木兰县有个叫马旭的小姑娘当兵了,后来一直在军中服役直到离休,今年85岁,现居武汉黄陂区,我曾经当过她的教官。几十年来她存下一笔钱,想捐给家乡,拜托我和县里领导联系,商量一下这件事怎么办,捐款到了以后打算用在哪里?

  徐向峰很高兴也很感动,问捐款有多少?金长福说,马老没说,我也不知道。

  徐向峰是年轻干部、高级白领,黑龙江农业大学毕业,本硕博连读,对教育事业满怀热情和感恩之心。木兰县是省级贫困县,此时全县正在全面落实“两不愁、三保障”目标,发展提升教育事业是重中之重。徐向峰立即表了态:谢谢马老对家乡的热爱和关心,捐款将全部投入木兰文化教育事业。过后,他安排县教育局局长季德三具体操办此事,直接与马老联系。

  9月12日,季德三带着两位下属赴武汉接受马旭老人的捐款。路上,他一直在想,马老的捐款究竟有多少?估计不会很少,否则不会这么郑重其事;但也不会太多,一个老军人就是那点工资,再省吃俭用也不会存多少。下了飞机,金长福和黄继光的侄女来接他,把他带到马老的家。季德三惊呆了。那是黄陂郊区一个村庄边角上的小房,老砖破瓦,低矮灰暗。有人说,老早以前村民曾把这间无人居住的破房子当过停尸房,也有人说,更早以前这是民国时候荒废的老军营,大都被村民拆了,只剩下这一间。季德三走进小院,院内有几棵橘树,空地上种了些茄子青椒之类的蔬菜,仓房外的墙壁上立着锄头、铁锹、粪叉。听院子里有了动静,一位身材矮小、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迎了出来。

  跟着,马老的老伴颜学庸也迎了出来。

  马老身高不足一米五,瘦瘦小小的样子。上身穿一件草绿色短袖军装,下身是迷彩军裤,一双人造革皮鞋多处掉皮,鞋面还裂着几道口子。老人家热情地拉住季德三的手对老伴说:“太好了!我的家乡来人了,几十年了,这是家乡人第一次到我家……”季德三完全想不到,85岁的马老,这会儿却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说话响亮爽朗,思维灵动敏捷,一举一动依然透着军人的风采。

  走进房间,借助昏暗的光线,季德三仔细环顾四周的一切。破旧的沙发露着发黑的棉絮,斑驳的墙壁掉了很多墙皮,几样家具磨损得露出木纹,小木桌上放着两只碗,里面是没喝完的土豆地瓜稀饭,地上堆着一摞摞报纸杂志。最让季德三惊异的是,屋里到处贴着写满日语单词的小纸片,显见老人家还在学习日语……

  季德三有些懵了。这就是副师级老干部的家宅吗?马老看出了他的诧异,笑着解释说:“前几年干休所搞装修,我们临时搬到这里。等装修好了,我家这一堆东西也懒得搬了,反正就我们老两口,也图个清静……”季德三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这位老同志看起来穷困潦倒,能有多少存款啊?

  寒暄一会儿,老人言归正传,表情也变得郑重。她戴上老花镜,提出要看看季德三的身份证、工作证、公函和事先打印好的空白提款协议书。协议书上各项条款凡有不明白不明确的地方,老人提出问题,季德三一一做解释。一切审查通过,老人摘下花镜,平静地说:“就这样吧,我很满意。我总共向家乡捐款1000万元,这是我的全部积蓄……”

  季德三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巨大的数目太出乎他的想象了!陪坐一旁的金长福深知马老一生走来的艰难,闻此数目也受了极大震动,眼泪一下涌了出来。马老接着说:“明天有一笔300万元的理财产品到期,先给家乡打过去。明年5月还有700万元到期,到时再打过去。”

  季德三激动得热血沸腾。昏暗的光线中,坐在对面的马老又瘦又小,脸上皱纹深布,如果不是穿着一身军装,完全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老奶奶。此刻,他觉得,那是一尊神,一尊军魂,一尊丰碑,而且光芒四射!

  出了门,季德三立即用手机报告了县委副书记刘向峰。县领导很快都知道了。他们并没有兴高采烈,他们的眼睛湿润了。县委决定,马老的全部捐款,用于建设一座“马旭文博艺术中心”。

  第二天早晨,按照约定,季德三和同事先行一步来到武汉工商银行机场河支行,等候马老夫妇。9时许,马老夫妇赶到。他们共同向银行工作人员说明了来意。可听着听着,认真负责的银行人员觉得这件事太稀罕也太蹊跷了,老人肯定是上当受骗了,一辈子攒下如此巨款多不容易啊!于是再三劝马老不要轻信花言巧语。季德三当即出示了木兰县政府的公函、教育局的介绍信以及自己的身份证等,但银行人员还是不信,坚决拒绝转款,还派保安把季德三等人控制起来,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要求他进一步“配合调查”。

  案涉300万元巨款,这可是惊天大案啊!所长亲率4名警察火速赶到,不仅将季德三及下属隔离审查,还把马旭、颜学庸和金长福3位老人也隔离起来细加盘问。过后,民警分别给武汉市第七干休所、木兰县政府、县公安局、县教育局打电话进行核查,并反复询问马老存款的来历、捐款理由等等。事情越搞越复杂,马老终于忍不住火了,大声说:“存款是我一辈子当兵攒下来的,捐款给家乡是我自愿的,你们有什么理由怀疑我?”说到动情处,老人家甚至蹦起来,大喊:“我为家乡捐款,不用你们管!不要难为我家乡的人!”

  马老对家乡的赤子之心,在她的嘶喊和怒火中表露得那样炽诚那样激烈,让季德三泪目。直至下午4时47分,银行和警察把一切核对清楚,终于相信了马老的慷慨义举,300万元转入木兰县教育局账户。近8个小时,事情办完,马老已疲惫不堪。

  木兰县沸腾了。哈尔滨日报发出“马旭老人为家乡捐款1000万元,支持家乡文化教育事业”的报道,消息很快轰动全国……

  2019年2月,马旭老人被评为“2018年度感动中国人物”。颁奖词如此说:“以点滴积蓄汇成大河/灌溉一世的乡愁/你毕生节俭/只为一次奢侈……”

  还没枪高的小丫,成为会跳伞的外科军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