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入法逾两年 还存哪些问题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娜2020-01-17 01:52:02
浏览

  “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入法逾两年 解决“公共利益谁来管”的难题
  检察机关公益诉讼动了这个“奶酪”

  “公益诉讼是特殊的力量。长期以来,一些行政机关在执法过程中存在一些难以处理或不处理的问题,这些问题的背后不少都存在利益集团。这个‘奶酪’不好动,但检察机关的公益诉讼就动了这个奶酪!”在提到检察机关公益诉讼时,海南省检察院第八检察部主任刘本荣这样说。

  自2015年7月试点以来,检察机关公益诉讼便备受外界关注。试点两年后,2017年6月,“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正式入法,至今已有两年半。

  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的效果如何?解决了哪些问题?还存在哪些问题?带着这些疑问,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远赴海南进行采访。  

  写入法律

  解决“公共利益谁来管”的问题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试点始于2015年7月。当时,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最高检在北京、安徽、山东、广东等13个省(市、区)开展公益诉讼试点。

  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检察机关的重要职责是确保法律统一正确实施。

  2017年6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修改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的决定,“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正式写入行诉法、民诉法。这一决定在不少人看来,解决了“公共利益谁来管”的问题。

  行诉法新增规定: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国有财产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领域负有监督管理职责的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国家利益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应当向行政机关提出检察建议,督促其依法履行职责。

  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职责的,人民检察院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民诉法新增规定: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破坏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领域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在没有前款规定的机关和组织或者前款规定的机关和组织不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真实案例

  市民举报排污 检方提起诉讼

  “美兰区美丽沙音乐广场海边往西边1到2公里左右有人往海里倒淤泥,污染海水,请市海洋局核实处理,谢谢!”2018年10月起,有数名市民通过海口市政府12345热线举报了上述问题,举报达11次之多。不过,海口市海洋局的回复是,“到达现场后,执法人员检查发现,在美丽沙别墅区西侧海域有平板船装卸建筑废料,无船舶向海里面倾倒淤泥”。但举报仍然不断。

  于是,海口市秀英区人民检察院永兴海洋检察室的干警便携带无人机来到了举报的事发海域,“我们没办法进入到事发地点,通过无人机排查有利于发现并固定线索。”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全省已购置无人机51台,依托乡镇检察室利用无人机开展调查取证856次,发现生态环境领域公益诉讼线索894件。果然,一组组向海里倾倒垃圾的画面清晰地通过无人机记录了下来。

  一位干警介绍,2018年7月,海南某疏浚工程公司在未取得倾废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捏造将工地建筑垃圾用船运到湛江某村废弃地的事实,欺骗了临时码头的海洋审批机关,在海口市美丽沙附近海域搭建临时靠泊码头,使用船只装卸建筑淤泥(渣土)并倾倒入海。

  “我们找到了倾倒转运的码头,旁边停放着待卸货的车。垃圾被倾倒到转运船上,再转运到倾倒船上。我们通过无人机拍摄到了一整套流程。”

  2019年10月,海口市检察院向海口海事法院提起了民事公益诉讼。这是“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写入法律后的一起典型案例。

  维护公益

  补强行政机关执法手段不足

  “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入法之后,各省检察机关动作迅速。以海南为例,2017年7月17日,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将“杨象清非法采矿案”作为全省首件公益诉讼案件立案。

  杨象清是海南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4年至2016年,他多次雇人非法开采该公司承包地里的玄武岩矿石,并对外销售。虽然执法局对他非法采矿行为作出了两次行政处罚,但杨象清拒不停止违法采矿行为。

  2018年12月,海南省二中院判决,该公司与杨象清连带承担地质环境修复费用百余万。

  “民事公益诉讼补强了行政机关执法手段的不足,”海南省检察院第二分院第五检察部副主任王帮元说。

  “对于矿山地质环境修复问题,检察机关可以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要求主管行政机关采取措施命令公益侵权人修复环境,但效力仅能及于行政相对人即公司。但该公司财产明显不足以承担侵权责任,行政手段无法达到维护公共利益的目的”。

  王帮元说,为了有效保护环境维护公益,该案选择提起民事公益诉讼,要求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避免了公司财产不能承担侵权责任的问题。

  特殊力量

  直指问题背后的利益集团

  需要承担连带责任的不仅仅是非法采矿的杨象清。刘本荣告诉北青报记者,检察民事公益诉讼在守护海洋方面也有独特的作用。

  “当前海洋执法部门打击非法盗采海砂明显存在手段不足、被追究主体单一、未追究损害赔偿责任等问题,造成违法主体违法成本低,导致非法盗采海砂对海洋生态环境的损害一直持续且愈演愈烈。”

  为斩断海砂盗采的“黑手”,海南省检察院集中交办了一批非法盗采海砂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并探索将“船主”列为共同被告,尽量将船舶所有人、出租人、涉案在逃违法犯罪人员列入公益诉讼共同被告一起起诉,加大对非法盗采海砂的打击力度。

  他说,在以往,海警部门很难有证据证明租船给别人的“船主”也是非法采砂的主体,即很难认定“船主”为共同侵权。在发现非法采砂情况后,相关部门一般都是进行行政处罚、要求把砂倒进海里就可以了,“我们检察机关就认真了一把、较真了一把。”

  这样的“较真”也已经付诸实践。在对一起“非法采砂案”起诉时,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就将采砂者和船舶所有人福建某船务公司一起列为了被告。

  起诉书明确:“该公司作为船舶所有权人,明知该船装设采砂设备需要经许可和检验,未经审批擅自装设自吸采砂设备参与非法采砂。”“船舶委托管理人明知采砂者没有合法采砂、用海许可审批手续,仍将船租给他”。起诉书提到,该公司应对非法采砂行为造成的损害后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刘本荣认为,公益诉讼是特殊的力量,让很多行政机关无法顾及甚至放任不管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很多问题的背后,其实都有大量的利益集团。这个奶酪不好动,检察机关公益诉讼就动了这个奶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