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方来英:传染病监测应重视一线声音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娜2020-05-24 01:00:35
浏览

  方来英认为,面对大型公共卫生事件,要有一定的医疗物资储备,更要有高效的生产能力储备,并结合不同区域科学布局。在新发传染病监测中,应重视临床一线的声音,也可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从海量信息中发现疾病的蛛丝马迹。

  备战疫情要物资储备也要生产能力储备

  新京报:新冠肺炎暴发后外界一直追问,为什么从病毒基因测序到湖北采取有力的防控举措,中间隔了一段时间,你怎么看?

  方来英:疫情来了,大家对卫生系统有意见,可以理解,但是从整个大面看,我们国家这次的表现是很好的。当然我们也要反思,新发传染病出现,怎样能更快反应?某个时间段突然涌进众多相似的病人,医生是最先能闻到疫情“味道”的。所以,应该建立症候群的上报体系,医生有独立的上报渠道和权责的制度安排,CDC的体系和临床的体系应该有效打通。

  此外,大数据、人工智能也能发挥很好的作用。能反映人群疾病谱变化的数据,除了来源于医院,还可能来源于药房、学校、超市……如果我们能整合这些海量信息进行科学分析,就能更敏锐地发现异动。

  新京报:怎么看待应急时期急需的物资日常生活用不着的现实?

  方来英:药品、医疗器械要有一定的储备,但还要建立生产能力储备,保证供应链安全。可以划分区域,就近储备生产能力,确保疫情中供应链的安全高效。此外,我国幅员辽阔,有必要做一些模型研究,确定不同地区的物资储备与供应预案。

  新京报:疫情中可以看到有些硬件设施平时没有需求,但突发时又不可或缺,比如隔离病房,要不要每个医院都建?

  方来英:储备是必要的,拿发热门诊来说,发热是呼吸道传染疾病的典型症状,哪怕平时人流量不大,也是不可缺少的。至于隔离病房、负压病房,平时可以作为普通病房正常使用,战时就能动员起来,“平战结合”。

  除了储备硬件,我认为还要储备标准体系。比如临时医疗建筑,应该遵循怎样的建设标准?发热门诊、隔离病房同样,很多是改造而来,改造也要有一个标准体系。

  新京报:疫情期间,几乎所有医疗资源都用于对抗新冠。但很多其他疾病的治疗需求被搁置,怎么避免类似情况再发生?

  方来英:疫情来了,有限的医疗资源优先投入传染病控制,因为传染病风险更大,控制住传染病最符合人民利益要求,大家都能理解。很多患者也降低了就医意愿,规避感染。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对新发传染病心里没底,因为医院内人群聚集、存在交叉感染风险,患者也不想去医院。

  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是提高技术能力,短时间内完成对新发传染病的病原体分析检测,能对传播规律致病能力等尽快认识。科学防控是建立在科学认识的时间上的。第二,科学设计医疗单元、提高院感防护水平。新冠疫情之后,我们的医疗管理、医疗组织都会出现变化。

  应重视社区医疗机构在公共卫生中的作用

  新京报:今年你带来了哪些提案?

  方来英:今年提交的提案涉及几个方面。一是公共卫生体制改革问题,如何更快监测新发传染病、如何在大型公卫事件中保证物资供应的稳定、医疗系统和疾控预防系统如何更好对接。二是如何强化基层的力量,这次疫情中,基层卫生人员发挥了巨大作用。

  新京报:从北京实施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开始,你就很重视基层卫生机构。你觉得基层在公共卫生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方来英:公共卫生,不仅是对新发传染性疾病的应急处置,居民的健康管理、对慢性病的管理都是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基层卫生机构一直在做的事。疫情期间,小区的管控、对医学隔离观察人员的管理,多由基层卫生机构承担。所以对于基层卫生的角色和意义,也需要用新的高度去考虑,它不仅仅是一个卫生机构,也是社会治理结构的重要组成。

  新京报:你认为基层卫生机构今后要承担哪些职责?

  方来英:是否要设立传染病监测点?要不要新建发热门诊?很多网点设在大医院、专科医院,基层要开吗?基层虽然没有发热门诊,这次依然承担了大量筛查工作。这取决于我们如何定义基层卫生机构的作用。

  新京报:这几年,北京市民也更多习惯于到基层就诊,但也有人质疑,基层现有的能力储备无法承接新任务,比如新设发热门诊,对此你怎么看?

  方来英:基层卫生机构发展面临现实瓶颈,近年来基层接诊量越来越大,工作负荷也在加重。如何提高专业水平、减少人才流失、扭转社会认知,都是值得考虑的问题。人才培养需要一个过程,政策要吻合现实,欲速则不达。要围绕基层卫生核心职能去提高基层医生水平,千万不要按照现在二、三级医院模式,去建设和要求基层卫生机构。还要提高基层医生的薪酬水平,这个没有改变,基层队伍无法强大。

  新京报记者 戴轩 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