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展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升华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娜2020-09-16 14:21:01
浏览

  在我国将进入新发展阶段的历史节点上,习近平总书记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战略全局的高度,以辩证思维看待新发展阶段的新机遇新挑战,从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以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动能,以深化改革激发新发展活力,以高水平对外开放打造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以共建共治共享拓展社会发展新局面等方面,对新发展阶段我国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作出系统阐释,对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经济关系的发展及其趋势作出深入探讨,促进了新发展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升华。

 

  把握政治经济学对象的历史性特征,升华新发展阶段政治经济学的辩证方法和战略思维

  政治经济学本质上是一门“历史的科学”,这不仅因为它所涉及的是历史性的即经常变化的材料,也因为它所研究的总是一定历史阶段变化的经济关系和经济过程的趋势和特征。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对“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交替节点的历史变化及其趋势作出准确判断,深刻把握了新发展阶段政治经济学的内在规定。

  我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发展前景总体向好。党的十九大以来,在推进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中,在经济结构优化、质量提升、效益升级、动力变革等方面,已经取得明显成效和突破性进展。特别是在面对各种经济社会风险冲击和困难挑战中,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具有更强大的应对定力、经济实力、创新活力和抗风险能力。但是,在经济发展中也存在诸多矛盾和问题,其中有的是多年以来经济发展中结构性痼疾、体制性症候和周期性变化交互作用造成的,也有的是当下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造成的。特别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社会生产和再生产的循环和周转受阻,整个经济社会活动受到冲击;同时,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当今世界正经历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变化,世界经济低迷,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因非经济因素而面临冲击,一些国家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上升,国际经济、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发生急剧动荡和深刻调整。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的:“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将面对更多逆风逆水的外部环境,必须做好应对一系列新的风险挑战的准备。”

  虽然我国经济发展面临严峻的风险考验,但我国制度优势显著,物质基础雄厚,人力资源丰厚,市场空间广阔,经济潜力足、韧性强、回旋空间大;我国社会大局稳定、治理效能不断增强、政策工具多的基本特点并没有改变,经济发展的“大局”依然在掌控之中,谋“大势”、成“大事”的改革和发展动力依然强劲。要辩证分析和全面理解国内外大势,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就要深刻把握和充分认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新特点和新要求,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推进新发展阶段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面跃升。

  在新发展阶段,抓住社会主要矛盾,牢牢把握新发展格局、新发展动能、新发展活力、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社会发展新局面,着力“育新机”“开新局”,一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辩证方法和战略思维,成为新发展阶段政治经济学理论升华的显著标识。

  把握新发展阶段经济运行,升华新发展阶段政治经济学的总体视域和境界

  无论是“育新机”还是“开新局”,都要牢牢把握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基本特征和根本要求,以解决和处理好社会主要矛盾为枢纽。

  以此为枢纽,必然凸显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性。在新发展阶段,随着外部环境和我国发展所具有的要素禀赋的变化,市场和资源两头在外的国际大循环动能明显减弱,而我国内需潜力随着“美好生活”满足程度的逐步提高而不断释放,提升日益强劲的国内大循环活力,成为解决好社会主要矛盾的重要方面。

  以此为枢纽,也必然凸显以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动能、以深化改革激发新发展活力、以高水平对外开放打造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紧迫性。在新发展阶段,要解决好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现状,就要实现依靠创新驱动的内涵型增长,就要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就要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形成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这些成为改变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现状的根本要求。

  以此为枢纽,还必然凸显以共建共治共享拓展社会发展新局面的必要性。在新发展阶段,适应社会结构、社会关系、社会行为方式、社会心理等深刻变化,实现更加充分、更高质量的就业,健全全覆盖、可持续的社保体系,强化公共卫生和疾控体系,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加强社会治理,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成为处理和解决好社会主要矛盾的现实基础。

  无论是“育新机”还是“开新局”,都有一个如何处理好经济运行总体和环节之间关系的问题。马克思在对政治经济学对象阐释时提出,“一定的生产决定一定的消费、分配、交换和这些不同要素相互间的一定关系”,而“生产就单方面形式来说也决定于其他要素”,“它们构成一个总体的各个环节”。习近平总书记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赋予马克思这一理论以新的时代意蕴。

  在经济运行上,要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在总体上形成更多的新的增长点、增长极,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要防止从经济运行的单一环节或局部过程看待发展问题,也要避免按一时的经济变化静止地或片面地判断经济走势。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扭住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增强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使生产、分配、流通、消费更多地依托国内市场,全面开拓新发展阶段中“育新机”“开新局”的新优势和新路向。

  总结经济学说的历史发展,升华新发展阶段“系统化的经济学说”新内涵

  “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是2015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提出的重要论述。当时习近平总书记对“系统化的经济学说”首次作了概括,提炼和总结了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包括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新的发展理念、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分配制度、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和坚持对外开放基本国策等方面的主要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