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调查丨圆明园罹难160周年 我们该如何守卫它?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娜2020-10-18 10:49:56
浏览

  今天是圆明园罹难160周年。160年前的1860年10月18日,被誉为“万园之园”的圆明园被西方列强抢掠、焚毁,园林建筑被毁殆尽、无数珍宝不知去向,一代名园逐渐沦为荒园废园。160年后,十二兽首中的“马首”铜像回到圆明园,却难有合适地方安置?圆明园的今天和明天又会是什么模样?跟着《新闻调查》一起去找寻答案。  

  “马首”回归,却无处安放?

  2019年11月13日,对于圆明园管理处的副主任李向阳来说,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这一天,圆明园十二兽首当中的“马首”铜像捐赠仪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

  捐赠仪式现场,国家文物局宣布:经与捐赠者澳门爱国企业家何鸿燊先生协商,“马首”铜像,将交由圆明园管理处展陈、收藏。

  北京市海淀区圆明园管理处副主任 李向阳:特别激动。因为圆明园有那么多的文物流失在外面,没有一个重量级的文物回到圆明园,所以如果它能回来对圆明园来讲是非常重大的一个事情。

  圆明园位于北京西北郊,由圆明、长春、绮春三园组成,始建于清朝康熙四十六年,也就是1707年,是清朝五代皇帝历时150余年,集中了无数能工巧匠倾心经营的一处大型皇家宫苑。

  提起圆明园,人们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大水法”,“水法”意为“水的戏法”,通常意义上是指长春园“西洋楼”景区由南向北的“观水法”、“大水法”“远瀛观”,清朝皇帝喜欢坐在“观水法”看“大水法”的喷泉,只不过圆明园的“喷泉”可不止“大水法”一处,它的西侧,还有一座更大的宫殿,叫“海晏堂”,“海晏堂”的堂前也有一处独特的喷水装置,俗称“水力钟”,由八字排开的十二座人身兽面的雕像组成,每到一个时辰,一只“兽首”的口中就有水柱喷出,正午时分,12兽首同时喷水,场面极为壮观。

  160年前的1860年10月,英法联军闯入北京,抢掠、焚毁了圆明园,12尊兽首也从此身首异处,流失海外。后来,虽经多次转手、拍卖,7尊兽首现已回到中国,分别是牛首、虎首、猴首、猪首,现存于中国保利艺术博物馆;鼠首、兔首则存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其余5尊至今不见身影。

  2007年,何鸿燊先生以6910万港元成功将“马首”收购,12年后,在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之际,将“马首”捐给了国家,并希望“马首”回到它的母体——圆明园。

  “马首”回家,却很难有合适的地方将其安置,这份尴尬让圆明园管理处的管理者们再一次意识到圆明园应该拥有一座具有一定规模的圆明园博物馆。

  张柏认为,圆明园遗址和其他遗址的不同点在于,圆明园承载着中国人民永远都不能忘记的历史伤痛,这更是圆明园博物馆应该展现的一个重要内容。

  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 张柏:圆明园是外国侵略我们,进来给烧了,这是国耻,它永远记载那段历史。现在你看遗址,你就这么一看,体会不深。如果有个博物馆,把它好好地反映一下,那就不一样。

  到了2000年,这个愿望得到了国家的认可与支持。这一年,国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政府正式批复了《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规划》指出:“初步考虑将圆明园展览馆、清史馆和圆明园研究中心等内容安排在圆明园大宫门西侧,便于游人参观、游览、研究和园务管理”。只不过这个《规划》真要实施,困难很多,比如圆明园大宫门附近的“一亩园”地区长期都有居民居住,拆迁工作以及其他必要准备工作都没有做完,博物馆的建设就无法推进。

  博物馆不可能一日建成,但“马首回家”却迫在眉睫。这个时候,大家想到了一个地方:正觉寺。正觉寺位于圆明园三园之一的绮春园的正南部,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正觉寺因北墙外的一条小河挡住了疯狂的火舌,幸免于难,部分建筑和古树留存至今。

  圆明园管理处于2002年对正觉寺建筑群进行了复建,如今已对外开放。几经讨论,各方都认为把马首先展陈于位于正觉寺正中央的文殊亭内,是一个首选的方案。

  如果把文殊亭选定为马首回家的安放之处,文殊亭及其周边区域的安防就要进行必要的改造,于是,圆明园管理处很快邀请了国家有关安全部门进行指导、设计和把关。

  北京市海淀区圆明园管理处副主任 李向阳:这个钢板主要是防止从底下来的侵入,我们这是从天上地下周围都想到,如果从各个方面如果来侵入的话它都有安防的措施。

  目前,文殊亭及周边的安防升级改造还需要招标、施工、验收等多重环节。再加上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施工不得不一再推迟,导致没办法按照预期,在10月18日,火烧圆明园整整160周年之际,把马首接回家。不过,他们会努力争取在11月13日,也就是马首捐赠一周年这一天之前,让马首回到圆明园。

  寻踪下落不明的文物,他们直言痛心疾首

  据很多公开出版物的记载,1860年10月6日,英法联军在圆明园开始了疯狂的抢掠和破坏。

  1900年八国联军再次闯入圆明园,对园内残留景观和同治皇帝两次复建圆明园的建筑以及珍藏再次抢夺和焚毁。

  之后,国内军阀、权贵乃至圆明园周边的居民也开始攫取圆明园内的碑刻、太湖石、石构件、砖瓦、木料……到了20世纪60年代,大量人口进入圆明园,平山、填湖、砍树、拆遗址、盖房子……圆明园在一百年的时间内,实际上是历经了反反复复的破坏。

  据研究圆明园的专家估算,圆明园被抢文物散落在世界与中国各地,总数以百万计;而流散于国内的文物都主要集中在北京。国内国外两者的比例大约在二八开。

  家住北京的刘阳,今年40岁。小时候曾因坐公车去颐和园在“圆明园”一站下错了车,误打误撞走进了圆明园,被眼前“一片荒凉”的世界所震惊,从此与圆明园结下“不解之缘”。在刘阳的内心,一直有一种执念,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弄清楚圆明园到底有多少文物流散于世界各地、国内各地,尽管他知道,这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 刘阳:我们只能通过故宫和颐和园,还有承德避暑山庄当年陈设的比例和圆明园的规模,来估算出大概是80万件到100万件。

  刘阳在研究中发现,乾隆皇帝在位时主持编纂的《石渠宝笈》为寻找圆明园书画文物提供了重要依据。《石渠宝笈》是我国书画著录史上集大成者的巨著,汇集了清廷内府所藏的历代书画藏品。

  刘阳花了2年的时间,从《石渠宝笈》中摘录出圆明园的书画作品。

  有了圆明园收藏书画作品的《名录》,刘阳和同事们开始四处奔走,努力寻找这些作品的下落,并用不同的颜色标注了这些作品出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