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农村治安防控盲点 “一村一辅警”受到群众欢迎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娜2020-10-19 05:14:32
浏览

  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要求,加强农村警务工作,大力推行“一村一辅警”机制,扎实开展智慧农村警务室建设。

  2017年起,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就开始探索“一村一辅警一警务室”机制,泰来县公安局在全县90个行政村招聘90名村警,并建起家庭警务室。3年过去,村警工作状态如何?群众是否满意?  

  不久前的一天上午,记者赶到李洪雨家里时,他刚补了会觉,眼圈里血丝还未褪尽。“这几天受台风影响,县里正组织大伙到嫩江大堤防备汛情,24小时一班,早上才回来稍作休整。”李洪雨身体健硕,肤色黝黑,讲话却温声细语,透着股憨实劲。

  李洪雨是齐齐哈尔市泰来县时雨村的一名村警。2017年,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探索“一村一辅警一警务室”工作机制,泰来县公安局在全县90个行政村招聘90名村警,建立起一支服务本土的村警队伍。“根据实际情况,有条件的在村警家院内单独建立24平方米的‘家庭警务亭’,没条件的依托村警家房屋建立‘家庭警务室’,可以直接将警务工作的触角延伸到群众身边。”泰来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韩锐峰介绍。

  招录人选需做到“人熟、地熟、情况熟”,堵住农村治安防控盲点

  院门口,竖着块蓝白色调的标牌——大兴派出所李洪雨家庭警务室,下面是一串手机号码,顶部一枚警徽图案格外醒目;十来平方米大小的房间,一炕一桌一柜,柜里整齐摆放盾牌、手电、执法记录仪等警用装备,墙上张贴着警务室工作制度。这便是李洪雨家庭警务室的大致情况。

  “泰来县下辖10个乡镇,总面积约4000平方公里。可每个乡镇派出所平均只有5名民警和5名辅警,原有的警务运行模式很难延伸到村一级,农村治安防控难免出现盲点。”泰来县公安局副局长高世杰说。

  “镇派出所距村里20多公里,过去,村民酒后发生口角,出警至少要20多分钟。现在我5分钟就能到现场,避免了矛盾升级。”时雨村的中心街道两旁开着十几家饭馆和歌厅,晚饭后去巡视两圈已成为李洪雨的习惯。

  李洪雨初中毕业后便回家务农,一没读大学二没参军,这是他心里抹不掉的遗憾,“当时看到招警的通知,我二话没说就去报了名。经过严格的政审、笔试、面试和体检,最终以86分全县第一的成绩加入了村警队伍。”

  村警招录,除了政治素质和年龄学历等要求,还有一条硬杠杠——必须是本村户籍、本地居住。“一是人熟、地熟、情况熟,再是能保证随时在岗。”高世杰说。

  经过半个月的入职培训,李洪雨上岗了。

  “一次,一个村民到另一个村民的地里打了车青草,两人起了争执,我到场后不知该咋处理,只能先稳住局面。直到派出所民警赶来调解,首先明确权属,然后建议将青草一分为二,相当于打草的人出工出力,但也得到了相应报酬,俩人这才心服口服。”李洪雨告诉记者,一开始他干村警心里很忐忑,慢慢地领悟到,在农村处理矛盾纠纷,“脑子不能一根筋,既要有法可依,又要合情合理。”

  24小时在岗,及时化解纠纷类等非警务警情,节约了警力资源

  去年春天,李洪雨接到村民李佩鑫的求助电话,“板蓝根刚出苗,结果邻近的王臣用无人机在玉米地里喷洒除草剂,药剂飘过来,我家12亩幼苗全部枯萎死亡。”撂下电话,李洪雨马上赶到地里拍照取证,当事人双方对事实没有异议。

  可在赔偿上,两人争执不下。李佩鑫要求按照秋季收获后的市价赔偿,王臣则认为地里还能改种其他作物,要求赔偿减半。“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直到第五次,我把他俩请到警务室喝了一下午茶,磨破了嘴皮子,这才商定以王臣家12亩玉米的收成弥补李佩鑫的损失。”李洪雨说。

  李洪雨告诉记者,“村民们很淳朴,大的矛盾并不多,我处理的大都是家长里短的小事。这也跟县里给我们的定位相符——维护稳定的治安员、矛盾纠纷的调解员、环境保护的督察员、扫黑除恶的信息员、解决执行难的情报员。”

  “之前我们接到的报警,六成以上是非警务警情,浪费警力资源。现在有了家庭警务室,村警24小时在岗,一些求助类、纠纷类警情可由他们及时化解。”泰来县大兴派出所民警李远志表示,他们处理的事情虽小,可都是事关百姓切身利益的实事。

  一次,李洪雨刚吃完晚饭,突然在群里接到通知,一名男子在持刀伤人后驾车往大庆市方向逃窜。李洪雨马上开车到村口蹲守,两个多小时后发现嫌疑车辆驶来,他一边向公安部门报告,一边驾车跟上,“开出去10多公里,嫌疑车辆突然停在路边不动了,我也刹车停在后边,2分钟后同事赶到,一举将嫌犯抓获。”

  警务工作的触角延伸到村一级,全县的治安状况也在好转。

  “李洪雨家庭警务室就是咱老百姓家门口的‘110’,村里警务室的灯亮着,心里就踏实。”时雨村71岁的村民李德臣说。

  加强对村警保障、管理和考核,每周随机向村民拨打回访电话

  “每年两次入户采集人口信息、秋冬春三季参与秸秆禁烧、夏季执勤备汛、定期进行消防检查和宣传教育……”李洪雨面前厚厚的工作台账,详细记录着一年的工作。除此以外,还有帮助群众联系水泵排水、代办身份证、寻回走失的黄牛等为民服务事项办理情况。

  待遇不算高、压力却不小。李洪雨提到更多的,还是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在齐齐哈尔的其他县区,村警的离职率每年在10%左右。“我们正在考虑用待遇留住人,保持队伍的稳定性。”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户政支队副支队长褚全红说。

  此外,泰来县公安局发现,有些村子年轻人多在外工作,有能力又有精力胜任村警工作的村民并不多,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村警队伍的整体素质。“招考时要求初中以上文化程度和18—35周岁年龄,但有些村子因为人手不够,一度只能稍稍放宽招录条件。”泰来县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冯玉峰说。

  为了加强对农村辅警队伍的管理和考核,泰来县制定了“2+2+1”的工作模式——村警每周在村委会工作2天,在派出所工作2天,在司法所工作1天。“村警实行乡镇党委统一领导,派出所、司法所业务指导,村委会日常管理。”冯玉峰说。

  “我们制定出台了村警管理办法,指派辖区派出所每周随机向村民拨打回访电话,管理办公室每月至少进行一次明查暗访,发现问题及时处理。”韩锐峰表示,他们通过严格的管理,确保村警队伍始终保持纯洁、干练、有活力。